“老洋房美容师”马家乐:做历史保护建筑的守



“老洋房美容师”马家乐:做历史保护建筑的守

“老洋房美容师”马家乐:做历史保护建筑的守

“老洋房美容师”马家乐:做历史保护建筑的守

  漫步在虹口溧阳路上,人们常常会被这条不足600米长的林荫路所吸引:这里是上海花园洋房密度最高的马路之一,共有48幢建造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英式风格老洋房集聚于此;这里也是“虹口文脉的缩影”,名人故居遍布,鲁迅、郭沫若、贺子珍都曾在此度过他们人生中的宝贵时光……

  时光流逝近百年,溧阳路上的老洋房依然可窥旧时风采,它们背后的“美容师”——马家乐及由他领衔的虹房集团上海川北物业有限公司“马师傅便民服务队”功不可没。

  即将退休的木匠马师傅,维修、保护、修缮这些历保建筑已有30年时间。除了溧阳路老洋房,他还负责山阴路、四川北路地区21万平方米的历保建筑。30年来,马师傅不知骑坏过多少辆自行车,穿行过多少条街巷里弄,踏上过多少级楼梯台阶,攀爬过多少回窗沿阳台。寒来暑往,凭一颗匠心与精湛手艺,牢牢守护在这些老洋房身边,让它们即便历经时光沉淀,依旧散发出动人的历史光彩。

  “小木匠”扎实学艺

  一干四十年不改初心

  1978年,高中毕业的马家乐进入了上海川北物业有限公司的前身——长春房管所工作,正式“出道”成为一名“小木匠”。“我也曾经犹豫过是做水电工还是做木匠,后来还是听了我父亲的话,当了一名木匠。”就这样误打误撞,马家乐与木工结下了不解之缘。

  入职第一课,马家乐的师傅就告诉他,对木匠来说最重要的是技术,正所谓“荒年饿不死手艺人”。

  马家乐告诉记者,自己的师傅手艺精湛但为人清高,不轻易收徒,一辈子正式带过的只有他和他师弟两个人。对于能拥有这么一位师傅,马家乐也分外珍惜,抱着学好技术有饭吃的心态,他一步一个脚印,扎实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一干就是40年。

  马家乐开玩笑地说,“我一开始就是白纸一张,桌子上并排放着的刨子、锯子、凿子等木工工具,它们认得我,我却不认得它们,更别提使用了。”师傅无条件地手把手教马家乐,可实际操作还是他自己来,马家乐回忆道,一开始用刨子刨木条,因为不会用力,虎口常常被硬生生磨出水泡,这让不到20岁的年轻人叫苦不迭。除了做木工,“小木匠”马家乐还要去帮泥瓦匠师傅们扛水泥、搬水泥。

  马家乐说,当时打好了基础,即便现在主业是木匠,但像泥水匠、水电工的工种,他也会用些“三脚猫”的功夫“救救急”。

  修旧如旧嗜“旧”如命

  穿梭在老洋房之间“拾荒”

  “如今,各行各业都在提倡‘创新’,但其实,我们做老洋房维修的,根本无从谈‘创新’。”马家乐告诉记者,他们维护的老洋房,多数是木制门窗、木制楼梯,极易损坏,修旧如旧才是对它们最好的保护。

  马家乐一开始跟着师傅学技艺,后来可以接受简单的“报修单”,再后来可以独立完成制作窗梃、门梃及一系列复杂木工。马家乐说,木工维修只有在一锯一刨一凿间积累,“新手做一扇木门往往需要两天,可即便老手制作,也需要至少一天(十几个小时)”。

  这边门窗漏雨,那边楼板凹陷,这些都是物业维修人员最常遇见的事。维修老洋房时,传统的大型机器是无法进驻的,甚至连冲击钻都不能用,一来会破坏原始结构,二来逼仄的空间也不方便施工开展,所以老式里弄房屋等,10件工当中有9件都得靠人力。“像我们这种物业公司职工,风里雨里攀上爬下,其实很苦。”

  尽管工作艰辛,可马师傅也深知老洋房中居民的不易,工作更为用心:“维护历史建筑,前提是不能破坏原来的风貌,讲究的是修旧如旧,但同时,更要让里面的住户住得舒服。”有时候,物业维修也会面临居民的不解,修了几次还是老样子,居民不禁会问:“为何你们不给我换新的呢?”这时,马师傅就会告诉他们:“老的木材较宽较厚,但由于现在提倡环保,原材料变薄变窄,换新后可能无法严丝合缝,甚至不久就会产生翘曲的现象,反而给原来的房屋面貌带来问题。”

  马师傅一直坚持,换新固然好看,但旧木头才是老洋房的“灵魂”。于是,他这样一位手艺人,又将自己变成了穿梭在老洋房之间的“拾荒者”。遇到居民装修房子,马师傅总爱跑到门外看一看,一旦发现可再次利用的门板木框甚至是木料,他都如获至宝,把它们带回自己工作室。




上一篇:石家庄全铝橱柜吊柜公司
下一篇:六旬老漢身居山林為烈士守靈十余年
江西11选5 传奇私服 安徽快3 江西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