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空头》到《普通人》:这些文学作品塑造了过去十年



2010 《大空头》

从《大空头》到《普通人》:这些文学作品塑造了过去十年

《大空头》
[美]迈克尔·刘易斯 著 何正云 译
中信出版集团 2015-5

这个十年伊始便黑云笼罩,我们当头挨了一棒。2010年的开端依然没能摆脱两年前全球金融危机的余波,也怪不得迈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的《大空头》一出版便能引起这么大反响。这本书充满黑色幽默,通俗易懂地解释了美国次贷危机的来龙去脉——1%的人如何在这场风暴中大把捞金,大多数人又是如何一败涂地。刘易斯曾是所罗门兄弟公司的前职员,在1989年的作品《说谎者的扑克牌》中辛辣地调侃了傲慢的同事。此后他就开辟了一番新天地,专门给普罗大众解释复杂的经济学问题以及背后各种组织的纵横捭阖,而大家也都认为,这正是所有人都无法避免的。

你会不会感觉自己形同困兽,需要更多信息和专业知识来实现自我解救?这一年里,一大摞非虚构作品的出现让读者的需求昭然若揭。悉达多·穆克吉(Siddhartha Mukherjee)的《众病之王》将癌症的发展与机理娓娓道来;伍洁芳(Sheryl Wu Dunn)和尼古拉斯·克里斯托弗(Nicholas Kristof)的《天空的另一半》齐声控诉了这个世界对女性的种种压迫。

小说也不例外,作家不断突破各种限制。乔纳森·弗兰岑的《自由》挑战了婚姻与社会惯例的条条框框,在艾玛·唐纳修(Emma Donoghue)的畅销书《房间》中,乔伊在被囚禁的狭小棚屋中,为儿子创造出一片快乐天地,最后终于逃向了更广阔的世界。2012年珍妮弗·伊根的《恶棍来访》则用眼花缭乱的笔法创造了一种全新的写作形式。在小说的最后两章中,她大胆地采用了PPT的方式书写故事,时光飞速快进到成书的15年后——掐指一算,和今天倒是相差不远,也许现在重温一遍又会有新的触动。

2011 《人类简史》

《人类简史》
[以]尤瓦尔·赫拉利 著 林俊宏
中信出版集团 2017-2

把时针再往前播,一群知识分子开始质疑,我们是否真的需要专家?我们对他们五花八门的理论是不是太过容忍了呢?就在这时候,一位学者开了个好头。他让人们能够吸收并且理解人类起源错综复杂的历史与演化过程中形成的种种社会系统。尤瓦尔·赫拉利朴实无华地将人类学、社会学、政治学与地理学提炼融合,用一本《人类简史》撞开了大众市场,读者发现,如此长远的目光和深邃的历史,也不一定味同嚼蜡。《人类简史》最初以希伯来语在2011年出版,2014年英文版面世。这本书拆解了人类的合作与冲突,涉及工业、农业、科学等诸多方面。恰好在我们所处的这个年代,关于世界的知识太过多样,看似难以解剖至便于吸收理解的原子层面,而这本书做到了。毫不出奇,《人类简史》也引起了学术界人士的关注,有人批评赫拉利依赖学科综合理论,而不是自己的原始研究——而这正中读者的下怀。

从《大空头》到《普通人》:这些文学作品塑造了过去十年

卡尔·奥韦·克瑙斯高延绵六卷的自传体小说《我的奋斗》也即将完结 图片来源: Federico Gambarini/dpa/AFP/Getty Images

与之相反,挪威作家卡尔·奥韦·克瑙斯高则拒绝“流质食物”——当然,批评家可能说他是不甘朴实无华。他的“我的奋斗”六部曲终于完结了,不过挪威之外的读者可能还得翘首盼望一段时间。克瑙斯高和其他同时代作家虽不是自传体小说这种写作风格的创始人,但就在这个十年的尾巴上,他们无可否认地将其发挥到了极致,成为了文坛香饽饽。自传体小说让作者的身份飘忽不定,他究竟是创作者,还是被构建的人物角色呢?不管如何辩论,我们永远都无法轻信任何一方。

2012 《消失的爱人》

《消失的爱人》
[美]吉莉安·弗琳 著 胡绯 译
中信出版社 2013-6

精神病患向来不会缺席小说世界。一场犯罪,从始至终的嫌疑人就是真凶的“敌人”。吉莉安·弗琳(Gillian Flynn)绝不是第一个如此构想的作家,但她笔下的两位主人公身上有一些特质,狠狠戳中了我们的时代特征——焦虑。一对光鲜亮丽的纽约“完美恩爱夫妻”陷入经济困境,搬到美国中西部,种种细节揭露了表面令人艳羡的婚姻下所掩埋的仇恨与歇斯底里。这时候,如果两个人的叙述一样都不可靠,我们还能听取谁的一面之词?《消失的爱人》娴熟地运用双重视角,和后来遁入《纸牌屋》的大卫·芬奇手法如出一辙。《纽约客》副主编约书亚·罗斯曼(Joshua Rothman)对原著改编的电影给出了极高的评价:它“一路往深处挖,直通本质,就像大卫·芬奇的《搏击俱乐部》”。




上一篇:新中式家居摆设摆件装饰盘子商务纪念 陶瓷摆盘工艺品玉石摆件
下一篇:戈恩脱逃日本谜团待解:8日将开记者会,妻子否
江西11选5 传奇私服 安徽快3 江西11选5